香港赛马会体艺中学能寄宿吗?费用是多少?——香港寄宿中学推介(三十七)-爱心家庭成长服务社
香港升学 赴美留学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688-1800

香港赛马会体艺中学能寄宿吗?费用是多少?——香港寄宿中学推介(三十七)

发布时间:2018-02-27 14:34   浏览次数:314


香港赛马会体艺中学 学生见识广有活力


前港督尤德爵士计划在教育体制内建立一所多元中学,提供更多机会予学生发挥体育及视觉艺术方面的才华,1985年政府与赛马会达成合作共识,1989年体艺正式开课。「与其他中学本身没太大分别,但我们规定每个学生入来,必须选修一科体育或艺术;在体育和艺术的上课时间相对较多,比例上也会投放更多资源,而本校的学生通常会在DSE选报体育或视艺科。」样子相当年轻的郑校长,详细解释体艺与一般中学的异同。

「收生时,学生必须经过入学筛选,除了一般面试,也要经过Aptitude Test和性向评估,如报体育的要进行体能测试,报艺术的要预先交一些作品。」换句话说,学生是自己拣、自己考,100%自愿。「亦因如此,单是招收沙田区的学生未必足够,因此我们是全港性招生,亦是唯一一间100%自行收生的津贴中学。」

自从DSE取代中五会考后,体艺也曾受到一些冲击,郑校长认真地说:「DSE未出现时,几乎100%学生会考体育或艺术,但今天已不再是大多数,幸好近两年稳定下来,我们希望同学玩得又读得、读得又玩得,将来的路会更开阔。」

「你心目中的理想学校是何模样?」这条几乎是记者的必问问题,但郑校长的回答却十分新鲜、诚恳而且直接。「这一间,在我认知上,体艺已经是一间理想的中学。」

「创业难,守业更难,我的展望是维持目前的水平,也不会忘记创校初衷。」郑校长毕业后先在圣马可中学教生物,后来转到景岭书院担任副校长,试炼两年后正式成为体艺的「总司令」。「这儿的学生来自五湖四海,加上入读前可能已经常常外出比赛,见多识广,上任一个月的初步印象是,开朗、活泼、充满阳光气息。」


自认孱弱体育「肥佬」

郑校长自认求学时期绝非运动健将,甚至试过在体育科「肥佬」。「我自己也会参与很多不同活动,尤其是野外活动如攀山、定向、越野单车、独木舟,贪玩之余,渴望挑战自己,参赛很多次,从未赢过!」大学时期,他在香港外展训练学校考获历奇教练的资格。

「我天生不擅长运动,什么都爱玩,唯独球类活动完全不济,唯一识打的是羽毛球,因为羽毛球不是波!」忆起求学时期的趣事,来自传统名校英皇书院的他忍俊不禁说:「我算是孱仔,常常流鼻血,跑圈经常跑最尾,中一体育科更加不及格,哈哈!我懂得游水,但报名参加水运会,居然可以在自己个社的选拔赛都落败,无法代表自己的社去比赛。」

要战胜别人,先要战胜自己,郑校长并没因运动差而害怕做运动,反而将勤补拙,一步步去冲破心理障碍。「中学时期,我参与很多课外活动和社会服务,不是只顾读书的书呆子,到今日也特别重视课外活动,在圣马可也是课外活动主任。读书固然是非常重要,但我们都明白踏足社会后,学科知识不再重要,课外活动可让学生接触世界的不同层面,训练解难能力和抗压能力,装备他们投入社会,只有经历过这种训练,出来工作时才不致手足无措。」



郑校长在小学作文时已写自己的志愿是做老师。「我真是不知道要做教师的真正理由,唯一可能性是,儿时第一样接触到的职业就是老师,父母的职业你可能要长大一点才明白,但每个小朋友甫读书就会接触到教师。更重要是,我觉得中学时期得着的东西好多,这份经历甚至比起大学影响更深远。」

「你有一些难忘的中学回忆分享?」记者问。

「我们都是这样长大,其他学校有的顽皮事,名校一样有,分别是我们有分寸,自理能力较高,独立能力较高。英皇的特色是薪火相传, 师兄带师弟,大一点轮到我带师弟,一代代传下去,今时今日最亲密的朋友都是中学时认识的。除此之外,成绩也颇难忘,结果算是出乎意料之外……」郑校长欲言又止。

「难道是状元?」

「嗯,会考得到9A,(记者不由说了声佩服)不,由我出来教书的第一天,也没主动提起过,但奇怪地总有人会知道,正如刚入体艺一个月,我一个字都没透露过,却有同事知道。」



香港赛马会体艺中学   选科选校不按常规

郑校长谦称当年并非校内名列前茅的尖子, 算是半爆冷的黑马状元。「学校规定要读9科,我没有拿9A作为目标,我自己喜欢的科目是有点信心,但理科生始终最怕中英文,这一点是没预计过,记得那届有一个10A状元,4个9A状元,当日一起见记者,也不知怎样回答问题……平心而论,9A之后,感觉人生从此不平凡,即使我不是把压力看成负面的东西,也避免不了别人对我的期望和眼光不同了。」

「譬如说,升上中六后,我的化学科是全班最强,但头一个月根本一头雾水,第一次测验更是全班『肥佬』,我考到最高的6分,但满分是30分!同学就会说:『原来9A都是得6分。』那一刻我会以笑遮丑,内心是不太舒服,虽然很快可以消化,但那始终会对自己有点失望。」

郑校长说自己不擅交际,公余时间甚至有点自闭,「我一个人住,放假有时在家看电视或一个人行山,亦因个性率直,得罪人多称呼人少,但上任校长后慢慢也要作出调整。」

郑校长是家中独子,个性独立。「父母工作太忙,早出晚归,小时候主要由外婆带大,我在小学时站在凳仔上炒饭,哪有人会说厨房好危险?有时候,我由外婆家独自搭车回到家,父母仍未放工,也没什么倾诉对象,当年身边很多同学家里都是这样,我知道父母是关心我就够,从没埋怨过他们没时间陪我……由大学开始,我已和父母分开住,今日我一个人住也没聘请工人,家务一脚踢。」

世俗有很多公认的成功阶梯,但郑校长却敢于不按常规做自己。「英皇5班会考班,4班理科,成绩较佳通常读数学,偏偏我反其道而行,选读生物,发榜日师兄过来问我会否改变主意,结果我还是选修生物。」

「考完A-Level,全世界都觉得我应该读医, 将来做医生,好似读生物是为了做医生,但我却读了生物化学;同学通常拣港大,我又选了科大;硕士毕业,外界又以为我会继续进修,未来留在大学做教授……我始终没走别人认为我要走的路,因我始终钟情任教中学。」

「包拗颈?不,非因别人想我向东行,我就刻意向西,而是单纯地随心而发,按照内心的感受作出决定。喜欢生物,喜欢教书,活得开心,何须介意别人说做老师压力很大和工时很长,总之我乐在其中。」郑校长鼓励年轻人要有梦想,但追梦不是坐在一旁,要动身去追。考试的状元只是一时,人生的状元才是一世,敢去追梦,你也是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