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族寄宿学校在亚洲扩张——浅谈香港哈罗公学的贵族寄宿制度-爱心家庭成长服务社
香港升学 赴美留学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688-1800

贵族寄宿学校在亚洲扩张——浅谈香港哈罗公学的贵族寄宿制度

发布时间:2018-03-12 14:17   浏览次数:282


马来西亚努沙再也——几年前,当罗伯特·皮克(Robert Pick)来到这里时,映入眼帘的只有棕榈树。


马尔伯勒学院马来西亚分校(Marlborough College Malaysia)校长皮克在校园里接受采访时说:“建筑师告诉我,这块地很不错,但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努沙再也还是块处女地。”

努沙再也分校现在是马尔伯勒学院第一个国际分校。马尔伯勒学院是一所成立于1843年的英国寄宿学校,校友包括诗人西格夫里·萨松(Siegfried Sassoon)和凯特·米德尔顿(Kate Middleton),也就是现在的剑桥公爵夫人(Duchess of Cambridge)。努沙再也分校有350名学生,约20%为马来西亚人。

皮克说:“我们并没有采用加盟的形式,而是扩校。在我们看来,两个学校是一个整体。”

马来西亚分校占地36公顷,约合90英亩,学校拥有丰富的体育设施,包括一个带活动坐席的室内综合体育馆,一个全天候曲棍球场和一个板球场。这些设施从皮克先生的房间内就能看到。在教室里,木制课桌按双排整齐地摆放着,穿着格子校服的孩子们散坐在一起。

这所分校于2012年8月开始运营,它是依斯干达教育城(Iskandar EduCity)的一部分。教育城是由政府管辖的项目,目的是为了在与新加坡交界的柔佛州建立一个教育枢纽。西方贵族寄宿学校在亚洲掀起了设立分校的热潮,该校就是这股热潮的其中一个产物。

哈罗国际学校香港分校(Harrow International School Hong Kong)与拥有几百年历史的英格兰哈罗公学(Harrow School)签署了特许经营协议,并于2012年9月开始运营。哈罗公学的校友包括诗人拜伦勋爵(Lord Byron)、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以及印度第一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落马的中国共产党前高官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也是该校校友,他是第一位就读米德尔塞克斯哈罗公学主校的中国大陆公民。

哈罗公学在北京和曼谷也设有分校。

与此同时,布兰克森山亚洲分校(Branksome Hall Asia)于2012年10月在韩国济州岛教育城开设了分校。该校是多伦多具有109年历史的私立女子学校布兰克森山学校的姊妹学校。

这些学校顺应了亚洲家长的需求,因为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家附近得到高质量的外国模式教育。同时,家长们还希望子女能摆脱当地学校体制的束缚,因为当地教育更强调的是考试和机械式的学习。

40岁的薇薇安·冯(Vivienne Fung)曾做过律师,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在电话上说,她和丈夫对很多香港当地学校传统的教育方式感到失望,这些学校的学生在放学后把大量的时间都用来做作业或参加补习班。她的孩子,一个5岁一个4岁,成为了新设立的哈罗国际学校的首批学生。

冯女士说:“我们对死记硬背的学习不感兴趣,我们更倾向于整体学习。人们普遍认为,香港很多较为知名的学校往往看重的是学习成绩,因此,它们只接受成绩拔尖的孩子,而且希望孩子们在校外参加额外的补习班。”

她说,哈罗学校“教育理念比很多香港学校更为全面,它不仅关注学业,同时还极其注重把每个学生培养成世界公民”。

哈罗公学香港分校是该校在英国本土之外的第三所分校,占地3.7公顷,校舍前身是一座军营。在开学第一年,学校招收了约740名男女学生,包括180名寄宿生。在所有建设完工之后,该校预计将招收1500名学生。

马尔伯勒、布兰克森山和哈罗学校在修建其亚洲分校时都得到了当地政府的资助。

根据香港《南华早报》(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的报道,香港政府对哈罗学校的用地象征性地收取了费用,并向其提供了2.73亿港币(约合3500万美元)的无息建设贷款。

与其他在教育城经营的机构一样,马尔伯勒马来西亚分校享受了政府的优惠税收政策,然而开发商拒绝透露融资和土地使用方面的事宜。



韩国政府机构向布兰克森山亚洲分校提供了1.7亿美元的投资贷款,这笔贷款由私人投资者募集,还款期为23年。设立这所学校的初衷之一就是让更多的学生留在韩国就读。 

韩国政府的调查显示,出国就读国外小学和中学的学生在10年间增长了一倍多,从2001年的近8000名上升到2011年的1.6万多名。

出国上学的孩子往往由母亲陪读,父亲则留在国内挣钱。

布兰克森山亚洲分校校长皮特·肯尼(Peter Kenny)在香港接受采访时说:“为了让孩子接受最好的教育,韩国父母在金钱和感情上作出了巨大的牺牲。”

布兰克森山亚洲分校是韩国南部这座风景秀美的岛屿上开设的第二所西方寄宿学校。另一所是北伦敦教会学校济州岛分校(North London Collegiate School Jeju),是该英国顶级女子寄宿学校在韩国设立的男女合校分校。 

布兰克森山亚洲分校占地9.5公顷,校园里有一个奥运会场馆标准大小的游泳池、溜冰环道、高尔夫学校、网球场和最先进的信息技术设施。开学第一年,学校招收了约300名学生,包括181名寄宿生。

该校提供国际文凭课程,并预计在未来几年内达到1200名学生的满额招生规模,包括450名寄宿生。幼儿园至3年级为男女合校教育,而4-12年级仅招收女生。

布兰克森山亚洲分校也希望招收来自亚洲各国的学生。

马尔伯勒、布兰克森山和哈罗亚洲分校每年的学费和住宿费加起来可达到几万美元。然而,就读这些学校的开支仍比将孩子送往西方寄宿学校就读要少。这三所学校都设有一些奖学金。

肯尼介绍说,布兰克森山亚洲分校每年的学费为1900万韩元至2900万韩元不等,约合1.75万美元至2.5万美元;住宿费为700万韩元。这些费用加起来要比学生就读多伦多的布兰克森山学校的费用便宜约1/3。

根据学生的年龄和住宿与否,就读马尔伯勒学院每年的费用为5.676万至12.6万马来西亚林吉特不等,约合1.86万美元至4.14万美元。这笔开支要比就读英国学校的费用便宜20%-40%。

哈罗分校每年的学费为11.87万港币至15.98万港币,约合1.52万美元至2.05万美元。住宿费1.311万港币。全日制寄宿学生的费用约为英国学校的2/3。

亚洲分校并非完全照搬其母校模式。

哈罗公学校长兼哈罗国际管理服务公司首席运营官马克·亨斯曼(J. Mark Hensman)在电话中说:“分校与英国的哈罗公学是不同的,我们不能全盘照抄。英国学校只招收男生,拥有400多年的历史,而亚洲分校是男女合校。”

这些分校一直在努力教授亚洲语言和文化,以使学生不至于与所在的地区脱节。

哈罗分校约30%的学生持有香港护照。学校既开设了英国国家课程,也有广东话和普通话课程。

马来西亚的马尔伯勒学院教授的是其英国母校的基础课程,同时,学校还把中文和西班牙语作为学生的第一外语和第二外语。

布兰克森山亚洲分校教授韩语和韩国文化,学校85%的学生是韩国人。

马尔伯勒学院校长皮克先生说:“在英国,学生们是先学习法语和德语,而后接触这几门未来语言。而如果你会说普通话和西班牙语,你能在70%的发展中国家中闯荡。”

在亚洲招收寄宿生可能会比较困难。尽管马尔伯勒学院在英国基本上是以寄宿学校的模式管理的,然而目前马来西亚的分校只有46名学生是全日制寄宿生。约150名学生住在马来西亚的其它地区,而另外150名学生则每日往返于学校和新加坡,开车从学校所在城市到新加坡约1小时。学校预计,到2018年,寄宿生的数量将有所增长,因为学校届时将达到1350名学生的满额招生规模。

皮克说:“寄宿能丰富学生的阅历,因为学生得学习如何与别人相处。这更有利于学生面对日后的大学生活。”

他认为寄宿生数量少的原因在于该区域的人们对寄宿这种概念仍有一定程度的“顾虑”。

然而,校长和学校管理人员可以将希望放在像冯女士这样的家长身上,她11岁时离家去英国就读寄宿学校,并在那里尽情地体验生活。

她打算将来也把孩子送到学校寄宿。她说:“我希望我的孩子性格独立,阅历丰富。”